视点快报网

县委书记蛮横插手政府工程,民企老板白干六年倾家荡产

更新时间:2020-07-20 18:44点击:

  我是贵州习水县新城房地产开发公司法人代表袁永德,现将冤情公诸于众。

  一、政府相托,全力着手棚改项目

  自2008年开始,我就和毕节湘钰房地产开发公司联手,经营旧城改造项目。2011年7月,受贵州省习水县人民政府及习水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的委托,我对习水县旧城纸箱厂至师范学校片区棚户规划改造项目展开前期工作。并为此于2011年10月专门成立“贵州习水县新城房地产开发公司”(注册资金800万元,法人代表袁永德)准备开发建设。新城公司一成立就对旧片区进行摸底调查,对区域内公房、厂房、居民住房、地面公共设施、商业用房、地质结构等数据作了详细的资料收集、汇总,并委托具有相关资质的安徽合肥设计院、重庆后勤工程学院建筑设计研究院、遵义航天设计院等机构先后作出:《项目建议书》、《可行性项目研究报告》、《初步设计》等大量工作。政府方面也积极配合,县住建局于2011年7月、11月向县政府呈送旧城改造请示报告,县规委会于2011年12月13、28日召开专题会议,形成会议纪要评审“习城规委专题会议【2011】3号”《纪要》,由县住建局把《纪要》呈报给县政府。随后县发改局对新城公司分别作出:习发改投资【2014】96号《关于习水县2015年纸箱厂至师范片区城市棚户区改造项目建议书的批复》、习发改投资【2014】123号《关于习水县2015年纸箱厂至师范城市棚户区改造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的批复》、习发改投资【2014】143号《关于习水县2015年纸箱厂至师范城市棚户区改造项目初步设计的批复》。县政府与新城公司议定改造项目名称为:“习水县红城御景广场”,项目由县住建局专项规划审查,涉及项目规划单位有县交通局、国土局、环保局、电力局、水利局、消防大队、文广局、林业局、东皇镇人民政府等13个主管部门分项进行审查,审查后13部门全部签署“原则同意”回复函。紧接着,新城公司开始从中建四局等单位筹措建设资金,并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进行前期项目建设各项准备工作。2016年7月2日、8月5日习水县规划委员会召集了习水县住建局、县交通局、县水务局、县质检站等六个部门举行第13次、第15次 2016建设项目规划初审会议 ,会议形成《初审会议纪要》进一步明确:“新城公司“红城御景广场”建设项目应聘请具备城乡规划资质的设计单位,按照修建性详细规划深度进行完善”。新城公司随即聘请重庆市长厦安基设计院、重庆市工程设计院进行了规划设计深度完善。至此,由新城公司主导的“习水县红城御景广场”项目从规划、立项、论证、设计、建设等所有手续全部齐备,只等县政府组织搬迁,即可开工大吉。

  

县委书记蛮横插手政府工程,民企老板白干六年倾家荡产

 

  二、 书记上任,插手工程关照亲信

  不曾想,2016年9月习水县新上任的县委书记向承强盯上了这个“红城御景广场”项目,向书记枉顾新城公司辛勤操作几年事实,指示县住建局将该项目重新“招商引资”,并有意把招商条件定为“企业成立10年以上,注册资金2000万元以上,交5000万元保证金”等。这些条件分明是逼迫新城公司自知条件不够而自觉放弃。但新城公司很快联合具备条件的四川美地佳源房地产公司合作参与习水县政府公开招商竞标。经过公开竞争,美地佳源公司顺利中标。县政府对外公告了这次中标结果。中标后的美地佳源公司就与习水县政府商谈签订合同事宜。政府方签约代表是县住建局副局长袁毅,当双方把合同条款全部敲定完毕,要交保证金时,袁毅副局长突然说“县委向书记交代了,保证金交5000万太少,必须交1亿2000万元才能签合同”。美地佳源公司一看政府多变就被迫放弃了该项目。

  

县委书记蛮横插手政府工程,民企老板白干六年倾家荡产

 

  随即,向承强书记就“引进”老朋友贵州麒龙开发集团有限公司直接“中标”该项目。奇怪的是习水县政府让麒龙集团交付的保证金仍是5000万元。而且习水县政府继续使用批给新城公司的所有手续,于2017年4月9日与麒龙集团举行《习水县城纸箱厂至农机厂城市棚户区项目改造合同》签约仪式。签约两个月后,向书记指使县政府又退回麟龙集团4000万元保证金,只留下1000万元做做“样子”。咋嘀,大权在握的向书记就是这么任性。

  

县委书记蛮横插手政府工程,民企老板白干六年倾家荡产

 

  ​三、政府失信,民企半亿资产受损

  工程项目被县委书记向承强剥夺,被逼无奈新城公司只求清算结帐走人。于是在2017年4月委托国家甲级资质评估机构北京市国宏信价格评估有限公司依法对新城公司自2010年10月至2017年4月10日,为改造纸箱厂至师范片区棚户区项目前期化费、筹资,及经济损失进行了据实评估。评估累计开支费用和经济损失为肆仟肆佰肆拾万元;另有2017年4月11日至该年底新城公司经营性费用支出玖拾叁万伍仟伍佰元。2017年6月新城公司将国宏评估公司依法作出的《评估报告》送至习水县城建项目指挥部及习水县政府,均未得到回复。

  

县委书记蛮横插手政府工程,民企老板白干六年倾家荡产

 

  2017年底,习水县政府棚户拆迁时,又将我家100平方米私房强行拆除(同期拆除的还有10户片区居民),按2017年政府拆迁办赔付每平米单价3750元计算,合计叁拾柒万伍仟元。该笔款至今也未赔付。

  2018年1月4日,习水县城建项目办公室通知新城公司提交相关项目前期费用清单、支出明细等财务资料,说是县审计局要重新进行审计。新城公司回函县城建办:习水县政府违反全国人大法工委《关于对地方性法规中以审计结果作为政府投资建设项目竣工结算依据有关规定提出的审查建议的复函》的规定,新城公司是自然人投资控股民企,不属于“审计机关与被审计单位之间的行政关系”。县城建办对新城公司的《回函》未作答复。接着,习水县政府直接下文《关于作废习水县2015年纸箱厂至师范片区城市棚户区改造项目有关审批文件的通知》,声明“习水县发改局做出的习发改投资【2014】96号、123号、143号审批文件,自2018年4月26日起作废”。以此彻底否认和抹杀新城公司六年时间的经营付出和垫资化费的血汗钱。

  新城公司只有依法向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县政府陈钊县长委托代理人习水县法制局副局长杨新在庭前调解时,对我表明:“本案不需要继续开庭,双方可回习水解决,要相信县政府会妥善处理好”。我听了杨副局长的话,当即将案子撤诉。当我回习水找到陈钊县长时,陈县长不理不彩。三年过去了,新城公司肆仟伍佰叁拾叁万伍仟伍佰元投入款及叁拾柒万伍仟元私房赔偿款分文末收到。为彻底解决此事,让全国人民都知晓习水县官场黑暗,以及我受的冤屈与磨难,我想过多少次要以死相拼,和习水县那些庸官、贪官同归于尽!

  以上文字均由我本人提供,我愿为所述内容负全部法律责任。

官方微信公众号